ag文史

吉木萨尔密码(4):疏勒城疑云

2020-09-01 meiz21
吉木萨尔密码(4):疏勒城疑云

  现在对疏勒城的地址主要有两种看法:一方以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的孟凡人为代表认为耿恭坚守的疏勒城是位于吉木萨尔县泉子街的东大龙沟故城。东大龙沟故城在车师古道的入口处顺着车师古道向南就可以到达高昌故城西侧有一条溪流。另一方以新疆社科院的薛宗正为代表认为耿恭坚守的疏勒城是奇台县半截沟镇的麻沟梁石城子从石城子向南翻越天山就可以近距离到达己校尉关宠的戍守地柳中城。

麻沟梁石城子

吉木萨尔密码(4):疏勒城疑云

东大龙沟故城

喀什耿恭祠

吉木萨尔密码(4):疏勒城疑云

  《后汉书·耿弇传》有这样一段纪录:“单于知恭已困欲必降之。复遣使招恭曰:‘若降者当封为白屋王妻以女子。’恭乃诱其使上城手击杀之炙诸城上。虏官属望见号哭而去。”单于原来派使者要召降耿恭没想到耿恭不仅杀死使者而且还在城墙上烧烤其尸。两国征战不斩来使。这是耿恭特殊配景下接纳的过激行为。有人据此判断岳飞的“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源于此这是误读史书上只演“炙”没言“餐”。岳飞的的两句词实际上来自《汉书·王莽传》。其时王莽欲征讨匈奴校尉韩威愿得勇敢之士五千人出征不带军粮表现“饥食虏肉渴饮其血”。这才是岳飞词的来源。

疏勒城北城墙遗址

吉木萨尔密码(4):疏勒城疑云

  据笔者分析安得夫人没有和亲公主那样的身份和性质她甚至可能是出生在西域的一个汉家女人。首先来分析她的婚姻是否是政治攀亲性质的和亲谜底是否认的因为纵观两汉汉朝和亲攀亲工具一般都是强大的对手如匈奴、乌孙有的时候是因为对手处于强势职位和亲是迫不得已的下策有的时候是为了团结一个比力强大的团体来敷衍更强大的敌人。那么车师显然不具备靠和亲来维系与汉朝关系的势力因为车师时常是夹在汉、匈之间的政治牺牲品是一棵柔弱的小草。为什么说安得夫人可能是出生在西域的汉人呢?因为从“先世汉人”字面上分析如果她初从中原而来就没有须要说“先世汉人”那是画蛇添足她是在西域长大的的汉人才这样说。那么她的“先世”是什么时候来西域的?公元前60年汉王朝在西域设置都护府中原汉人开始到西域屯田因为从西汉末到东汉永平年间的六十余年西域与中原基本上处于阻遏状态她的先世可能至迟在西汉末就来了。只管她在西域出生长大但她没有忘记她是一个汉家女人对大汉始终一往情深因此冒着生命危险给予耿恭以资助。汉家女人也是安宁西域的元勋史书上应该有她们的位置。安得夫人最终的了局又怎样呢?预计在那凶险的情况她凶多吉少。(新疆资深媒体人:李云辉)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